栾好好 - 分卷阅读8 女配解锁各种(快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不然,剧情线一断,她就要被系统锁死在这本书里了。

    闻歌乖乖地被婆子提着,扔到了小厮的人选里头。

    心里还在想着,要如何才能出类拔萃地让陈大少爷一眼相中。

    尤其是在,还有人走后门,可能会暗箱操作的前提下。

    当然,闻歌也看得出,这个走后门的小胖墩是万分不情愿,半点儿不想留。

    “这些个小子身上的衣裳,还有脸上怎么都这么脏?到时,送到大少爷跟前不是污了大少爷的眼。”

    奶娘看着在她面前排排站的几个小萝卜头,不甚满意。

    闻歌努力端正站直,想把刚刚吃馒头的精神劲给展现出来,奶娘的接下来的一句话就将她吓得僵直。

    “让人打几桶清水来,把他们都弄得清爽些。”

    惨了,不知道这副身体有没有开始发育。

    不,就算前面再平坦,衣裳裤子一褪,发不发育都瞒不住啊。

    闻歌在烈日底下,满身冷汗。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别庄的管家,小胖墩的爹急冲冲地跑来“救场”了。

    “娘,不好了。”

    “谢府派人上门了,说是接到了大少爷的信,来接前几日走失的谢小公子。谢大人也在......”

    管家好似后边被恶狼追一般,气喘吁吁地往奶娘的方向赶来。

    “谢家?哪个谢家......”

    “别城做官的那个谢家啊,我的亲娘,可快些随我去大门迎他们吧。”

    管家怕再晚一步,谢府的仆人能直接把这别庄的大门都给拆了。

    “你们几个随我一同去,留一人盯着这些个小子清洗干净。”

    奶娘大手一挥,带着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就往别庄大门去了,伴着小胖墩声嘶力竭的喊声“爹”、“祖母”做背景。

    盛水的木桶还没送来,闻歌就趁着看守人的视线盲角,偷偷溜到房间里,准备从房里的小窗爬走。

    先去给“小火炉”找大夫,至于剧情线,只能等到陈大少爷出门那日,再偷偷跟在他身后了。

    闻歌的脚才刚踩上木凳,正准备推开纸糊的窗户时,背后衣领就被人揪住了。

    被发现了?

    闻歌心里一片沮丧,只恨不能像门外的小胖墩一样痛哭出声。

    “你这小萝卜头,又想跑去哪里?”

    身后传来一声轻笑,紧跟着的是陈应寔漫不经心的打趣。

    “不如,留下给本少爷做几年小侍从,当报答你欠下的救命之恩。”

    第4章 丫鬟(四)

    陈应寔原先是卧在房间的梁上,想着能够避一避,让奶娘以为他成功逃走了。

    待到夜深人静时,陈大少爷再取回自己的爱马,就可以真正地溜之大吉了。

    不成想,竟是抓到了一个将意图“潜逃”的小萝卜头---闻歌。

    陈应寔一出生便没了娘亲,这奶娘自小带他。对于奶娘的劝告,陈大少爷表面上还是听得进去几句的,也会顾忌着些,免得伤了奶娘为他着想的心。

    他抱着剑,依靠在木梁连接处,想着先闭目养神,好好歇息一番。

    毕竟,这夜间赶路,还是需要多储些精神。

    这才刚合上眼没多久,就被门外响雷一般的哭声给“打”醒了。

    这哭声,他也十分熟悉。

    他每每来到别庄探望奶娘时,都至少会听到一次。

    小胖墩嗓子眼一嚎,陈应寔眼前直接就浮现出烂熟于心、挥之不去的画面。

    几年不见,这个小胖墩半点长进都没有。

    除了,这哭声又变大了之外。

    在这如雷的哭声下,负责遮挡隔音的房门就仿若是一张废纸,丁点儿作用都没有。

    这熊孩子。

    陈应寔只觉得握在手中的剑蠢蠢欲动,恨不得圆他心中“所想”,重新还世界一片清静。

    吱呀。

    房门被一只小手轻轻推开,开门的声响在哭声的掩盖中并不引人注意。

    但陈应寔习武多年,自然是听到了。

    他屏住气息,以为是奶娘终是没耐心与他盘旋,直接到他房里来找他说教。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