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好好 - 分卷阅读4 女配解锁各种(快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线也直直地对着闻歌,没有一丝躲闪的心虚。

    想来,这个新水囊应该不是陈大少爷再次“打趣”闻歌的“陷阱”。

    闻歌低头凑近手里紧握的水囊,没有上一个酒囊的酒气,水质清澈,也不像是酒囊里头的烈酒那般黄澄。

    她这才放下心来,举起水囊,张嘴喝下了一小口。

    像是清晨的雨水滴落在田野里,枯萎的绿枝也在闻歌眼前抽出了新芽。

    这清澈的水,轻柔地滑过了闻歌的喉咙,像是世间最甜的蜂蜜一般,让闻歌嘴里都是清甜的余味。

    好不容易喝到水之后,闻歌才觉得这个身子是真正活过来了。

    闻歌的脑海记挂起之前的“小火炉”,但她身体却是诚实得很,动作不慢地连连灌了好几口,让五脏六腑都能够享受到这生命之源的馈赠。

    喉咙里的干渴被缓解了不少,再喝下去,这水囊的水估计都会进了她空荡荡的肚子里。

    闻歌深吸了口气,硬逼得自己停下。

    定眼一瞧,原先鼓囊囊的水囊就像是被针扎了小口的气球,瞬时瘪下去了一小半。

    这水,还得喂一些给那个发热的小男孩。

    不然,待会发烧不退,真给他烧傻了。

    闻歌这般想着,将与水囊相连的木塞塞了回去,借着手肘的支撑“一步一步”地向来时的“目的地”挪动。

    “哎,你是打算顺走我的水囊吗?”

    陈应寔看着闻歌的动作,站起身问她。

    闻歌虽是喝了水,但实在是没什么气力回这位陈大少爷的话。

    她默默地挪着身子,离着黑布又近了许多。

    快......快到了。

    闻歌撑着一口气,挪到了刚刚的黑布入口处,才松懈下来,歇了口气。

    而在她身后的陈应寔,又重新坐回了木栅栏上,就这样看着闻歌,以及她弄出的动静。

    黑布将孩童们遮挡得严严实实,即便从外面看,也不过是稍稍鼓了一些。

    想是,商人摞着的箱子或者货物罢了,不值得去细细探究。

    陈大少爷将身子依在木头制成的栅栏架旁,一边喝着酒,一边与闻歌说着话。

    “我看,你骨骼精奇,双眼也还算有神。要不要拜少爷我为师啊?”

    闻歌将黑布轻轻掀开一角,将“小火炉”男孩从黑布里抱出来,又将原先藏在怀里的水囊拿了出来,准备喂些水给小男孩。

    听到陈应寔的话,闻歌抬眼看向他,注意到了陈应寔的视线,他一直看着她这边的动静。

    闻歌原先早早放弃的求救念头又浮上心头,她好似不经意地把黑布拉开了更宽的一角,将昏睡在里面的孩童轻轻“晒”到了太阳底下。

    “日后小爷我带你行走江湖,无需在他人手下,受气讨生活......”

    陈应寔的话戛然而止,似乎是因着这蓦然曝露在阳光底下的“黑暗”,又像是被那个昏迷的小男孩惊着了。

    闻歌将小男孩抱入怀中,将水囊送到他的唇边,轻轻掰了一下他的下颚,水刚一哺入口,小男孩的喉咙就飞快下咽了。

    幸好,昏迷中的小男孩仍还有对喝水的强烈渴求。

    但这小男孩的体温像是一块烧红熄灭的炭一般,不算烫手,但过多的热意却始终不散。

    闻歌心中担忧,又给他小心翼翼地、连连灌了好几口水,待这水囊肉眼可见地瘪下好大半,她才肯稍稍停下。

    陈应寔看了闻歌所处的方向好几眼,而后移开了目光,又喝起了酒。

    这小男孩脸上的红云好似飘散了一些,闻歌盯着怀里的小男孩看了有好一会儿,之后又用手碰了碰他的额头。

    他这额头的滚烫,还是如旧。

    闻歌觉着有些束手无策,目光看向在栅栏上静坐的陈大少爷,望其能伸出援手。

    闻歌在心里打着请求救助的腹稿,还未开口,就被远远的一阵脚步声打断了。

    闻歌立刻开始着手藏水囊,把周围环境恢复原状。

    瘪下去的水囊被闻歌妥善地收入怀里藏着,这水囊,宛若是闻歌身上掉落的肋骨一般。

    她那把瘦如柴的骨头架子放进一个瘪水囊,外衣一挡,无论是正面相对,还是从侧面探视,都不显露一丝一毫破绽。

    伴随着脚步声而来的,还有两道闻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